<span id="be8cd99e12"></span><address id="bfdd8f14f2"><style id="bgcdd471d0"></style></address><button id="bl7af62b6f"></button>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解忧杂货店(精)

          • 定价: ¥39.5
          • ISBN:978754427087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折
          • 出版社:南海
          • 页数:291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白夜行》后,东野圭吾最受欢迎作品!不是推理小说,却更扣人心弦!
              东野圭吾这次选择的,是生活中最平凡的片段:在事业和爱情间艰难抉择的运动员、离家打拼却屡遭挫折的音乐人、想要挣钱报答亲人的女招待……他们真诚又忐忑地写下信件,想要为自己的未来找到新的可能
              《解忧杂货店》充分展现了东野圭吾的创作才华。通过书信这种已渐渐淡出人们生活的交谈方式,人物依次登场,精巧的结构让温情、惊喜与感动悄然渗入读者心中,回味无穷!

          内容提要

              日本著名作家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出版当年即获中央公论文艺奖。
              僻静的街道上有一家杂货店,只要写下烦恼投进卷帘门的投信口,第二天就会在店后的牛奶箱里得到回答。
              因男友身患绝症,在爱情与梦想间徘徊;为了音乐梦想离家漂泊,却在现实中寸步难行;面临家庭巨变,挣扎在亲情与未来的迷茫中……
              他们将困惑写成信投进杂货店,随即奇妙的事情竟不断发生。
              生命中的一次偶然交会,将如何演绎出截然不同的人生?
              《解忧杂货店》充分展现了东野圭吾的创作才华。作品超越推理小说的范围,却比推理小说更加扣人心弦。

          媒体推荐

              我为了打发时间买了《解忧杂货店》,但读着读着竟泪流不止。这是一部奇迹的小说。(50岁男性)
              《解忧杂货店》让我再次感到,人无法独自生存,必须相互支撑才能活下去。(20岁女性)
              这是一本我也想让自己的孩子阅读的作品。(40岁女性)
              有时伤害,有时相助,人们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与他人的人生紧密相连。(20岁女性)
              东野圭吾正是适应了时代的要求,其作品情节紧凑,故事展开快捷,逼人之气力透纸背。
              ——《读卖新闻》
              凭着超强的情节和超强的人气,东野圭吾将万千读者聚集在图书周围。
              ——《朝日新闻》
              东野圭吾对情感的刻画常常跟紧张的推理悬念扣在一起,处理得出人意料,不落俗套。
              ——《新民晚报》
              东野圭吾是由不屈的坚持淬炼出的奇迹。以读者的角度而言,能与东野圭吾这样的作家共处同一个时代,真是宛如奇迹一般的幸运。
              ——林依俐(知名出版人)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Keigo Higashino),1958年生于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学工学部电气工学科毕业,曾在汽车零件供应商担任工程师。1985年以处女作《放学后》荣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即辞职专心写作。1999年以《秘密》荣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又以《嫌疑犯X的献身》荣获第134届直木奖——成为荣膺日本文坛三大奖的推理作家。早期作品以校园青春推理为主,擅写缜密精巧的谜团,获得“写实派本格”的美名;后期则逐渐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讨人心与社会议题,兼具娱乐、思考与文学价值。其惊人的创作质量与多元化的风格,使得东野圭吾成为日本推理小说界超人气的顶尖作家。代表作:《十一字杀人》《绑架游戏》《白夜行》《新参者》等,多部作品已被改拍成电视剧或电影,人气颇高。

          目录

          第一章 回答在牛奶箱里
          第二章 深夜的口琴声
          第三章 在思域车上等到天亮
          第四章 听着披头士默祷
          第五章 来自天上的祈祷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去那间废弃的屋子吧!”提议的是翔太,“我知道一间合适的废弃屋。”
              “合适的废弃屋?什么意思?”敦也看着翔太问。翔太是个小个子,脸上还带着少年的稚气。
              “合适的意思就是合适喽,正好可以用来藏身的意思。上次来踩点的时候偶然发现的,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对不住啦,你们两个。”幸平高大的身躯缩成一团,恋恋不合地盯着停在一旁的旧款皇冠车,“我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地方没电了。”
              敦也叹了口气。
              “现在再说这话,还有什么用。”
              “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明明之前什么问题也没有啊!也没把灯开着不关……”
              “是年限到了。”翔太简短地说,“里程数看见没,已经超过十万公里,老化啦。本来就快报销了,跑到这里就彻底不行了。所以我早说了,要偷就偷辆新车。”
              “唔……”幸平抱起胳膊,低吟了一声,“可是新车都有防盗装置。”
              “不提这个了。”敦也摇摇手,“翔太,你说的那间废弃屋在附近吗?”
              翔太歪头想了想。“走得快的话,二十分钟能到。”
              “好,那就去看看吧!你带路。”
              “行啊,但车子怎么办?丢在这里保险吗?”
              敦也环顾四周,他们所在的地点是住宅区里按月付费的停车场,虽然现在有空位,可以把皇冠车停在那儿,但如果被车位的主人发现,势必会报警。
              “虽然不大保险,但车子动不了也没办法。你们两个,不戴手套哪儿也别碰,这样应该就不会从车辆方面被追查到了。”
              “那就是一切听天由命哕?”
              “我不是说了只有这个办法了吗?”
              “确认一下嘛。OK,跟我来吧。”
              翔太轻快地迈出脚步,敦也跟在后面。他右手提着一个很沉的包。
              幸平走在敦也身旁。
              “喂,敦也,叫个出租车怎么样?再走一小段就到大路了,那儿会有空车过来吧。”
              敦也冷哼了一声。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三个形迹可疑的男人叫出租车,司机肯定会留下印象。等我们仨的画像一公布,那就全完啦。”
              “司机会使劲盯着我们看吗?”
              “万一盯着我们看呢?就算没盯着看,万一那家伙只要瞄一眼就能记住长相呢?”
              幸平默默地走了几步,小声说了声对不起。
              “算了,闭上嘴走路吧。”
              三人在位于高地的住宅区里穿行,此时已是凌晨两点多。路边造型相似的民宅鳞次栉比,窗口的灯光几乎都已熄灭。尽管如此,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如果冒冒失失大声讲话,搞不好就会被人听到,告诉警察“深夜有几个可疑男人经过”。敦也希望警察认为嫌犯是乘车逃离现场,当然,前提是那辆偷来的皇冠没被立刻发现。
              脚下是一条平缓的坡道,但走着走着,坡度愈来愈陡,住家也渐渐稀少。
              “喂,要走到什么时候啊?”幸平喘着粗气问。
              “还有一会儿。”翔太回答。
              实际上,说完这话没多久,翔太就停下了脚步。路旁矗立着一栋房屋。
              那是一栋不算大的商住两用民宅。住宅部分是木造的日式建筑,约两间。宽的店铺卷帘门紧闭。卷帘门上只安了一个信件投递口,什么也没写。旁边有一间看似仓库兼车库的小屋。
              “就是这儿?”敦也问。
              “嗯……”翔太打量着房子,迟疑地歪着头,“应该是吧。”
              “什么叫应该是?不是这里吗?”
              “不,就是这里。只不过好像跟上次来时有点不一样,感觉应该再新一点。”
              “你上次是白天来的吧,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有可能。”
              敦也从提包里拿出手电筒,照了照卷帘门周围。
              门的上方有一块招牌,依稀可以辨认出“杂货”的字样,前面大概是店名,但看不清楚。
              “杂货店?在这种地方?会有客人上门吗?”敦也忍不住问。
              “不就是因为没人上门才荒废了嘛。”翔太的理由很有说服力。
              “说得也是。那我们从哪儿进去?”
              “有后门,锁坏了。”
              翔太招呼了一声“这儿”,便钻进杂货店和小屋之间的空隙。敦也等人也紧随其后。空隙约一米宽,边走边抬头望向天空,一轮圆月正悬挂在上方。
              里面果然有个后门,门旁钉着一个小木箱。这什么啊,幸平咕哝着。
              “你不知道吗?是牛奶箱,用来放送来的牛奶。”敦也回答。
              “这样啊。”幸平佩服地看着木箱。
              推开后门,三人走了进去。虽然有尘土的气息,但还没到让人不舒服的程度。进门是一块约两叠大小的水泥地,放着一台锈迹斑斑的洗衣机,八成已经不能用了。
              脱鞋处摆着一双落满灰的凉鞋,他们穿着鞋径直便往里迈。
              首先映人眼帘的是厨房。地上铺着木地板,窗边并列着水槽和灶台,旁边有一台双门冰箱,厨房中央摆放着餐桌和椅子。
              幸平打开冰箱。“什么也没有呀。”他一脸无趣地说。
              “那不是很正常吗?”翔太不满地嘟起嘴,“话说回来,要是有东西呢?你还打算吃?”
              “我就是说说而已嘛。”
              厨房旁边是和室,里面有衣柜和佛龛,角落里堆放着坐垫。还有一个壁橱,不过谁都没兴趣打开。
              和室往前就是店铺。敦也用手电筒四下照了照,货架上只剩下寥寥的商品,都是些文具、厨房用品、清洁用具之类的。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