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1968f29d"></span><address id="bf12418431"><style id="bg74053c3a"></style></address><button id="bl0ba64a8d"></button>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夏洛的网

          • 定价: ¥26
          • ISBN:978753276737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折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页数:176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头小猪威伯与大灰蜘蛛夏洛同住在农场仓房的地窖中,聪明勇敢的夏洛在自己的网上编织“好猪”、“杰出”、“谦虚”等等字样,使得威伯在猪的比赛中荣获了大奖,救了他的性命。而威伯又怀着感激之情,保护了夏洛的孩子顺利诞生。E·B·怀特的《夏洛的网》这本书出版后,深受小读者的喜爱,许多成年人也爱读。在1953年度美国儿童文学奖评选中名列第二。

          内容提要

              在朱克曼家的谷仓里,快乐地生活着一群动物,其中小猪威尔伯和蜘蛛夏洛建立了最真挚的友谊。然而,一个最丑陋的消息打破了谷仓的平静:威尔伯未来的命运竟然是成为熏肉火腿。作为一只猪,悲痛绝望的威尔伯似乎只能接受任人宰割的命运,然而,看似渺小的夏洛却说:“我救你。”于是,夏洛用自己的丝在猪栏上织出了被人类视为奇迹的网络文字,并彻底逆转了威尔伯的命运,终于让它在集市的大赛中赢得了特别奖项和一个安享天年的未来。可这时,蜘蛛夏洛的命运却走到了尽头……
              《夏洛的网》的作者E·B·怀特用他幽默的文笔,深入浅出地讲了这个很有哲理意义的故事,关于爱,关于友情,关于生死……

          媒体推荐

              E·B·怀特是一位伟大的文体家。他的文学风格之纯净,在我们的语言中较之任何人都不遑多让。它是独特的,口语化的,清晰的,自然的,完全美国式的,极美的。他的人长生不老,他的文字超越时空。
              ——《纽约客》前总编威廉·肖恩
              这实在是一本宝书。我觉得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应该只有两种人存在:一种是读过《夏洛的网》的人;另一种是将要读《夏洛的网》的人。有时候,半夜里醒来,摸摸胸口还在跳,就会很高兴,因为活着就意味着还能再把《夏洛的网》读一遍,而读《夏洛的网》就意味着还活着。
              ——严锋

          作者简介

              E·B·怀特(1899-1985)生于纽约蒙特弗农,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多年来他为《纽约人》杂志担任专职撰稿人。怀特是一位颇有造诣的散文家、幽默作家、诗人和讽刺作家。对于几代美国儿童来说,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写第一流的儿童读物 《小斯图亚特》(1945) 和 《夏洛特的网》(1952)。一代又一代学生和作者熟悉他,因为他是 《风格的要素》这本书的合著者 (兼修订者)。该书是关于作文和惯用法的很有价值的小册子,最初由在康奈尔大学教过怀特英语的小威廉·斯特朗克教授撰写。散文 《自由》于1940年7月首先由《哈泼斯》杂志发表。当时美国尚未加入反对纳粹的战争,世界正处于纳粹──苏联条约的时期,无论左派或右派都忽略了极权主义对民主的威胁。这篇散文收入怀特的文集《一个人的肉食》(1942)。

          目录

          1.早饭前
          2.小猪威尔伯
          3.逃走
          4.孤独
          5.夏洛
          6.夏日
          7.坏消息
          8.家里的谈话
          9.威尔伯说大话
          10.臭弹爆炸
          11.奇迹
          12.会议
          13.进展顺利
          14.多里安医生
          15.蟋蟀
          16.上集市去
          17.叔叔
          18.凉爽的晚上
          19.卵袋
          20.胜利时刻
          21.最后一天
          22.温暖的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逃走
              谷仓很大。它很旧了。里面有干草的气味,有肥料的气味。里面有干活累了的马的汗味,有吃苦耐劳的母牛的极好闻的气息。谷仓让人闻上去感到天下太平,什么坏事都不会再发生。它充满了谷物、马具套、车轴油、橡胶靴和新绳索的气味。如果猫叼着给它的鱼头到这儿来享受,谷仓里还会多股鱼腥气。不过最强烈的是干草气味,因为谷仓上面的阁楼里一直堆着干草。总是有干草给扔下来喂牛、喂马、喂羊。
              冬天谷仓很暖和,牲口大部分时间在室内:夏天所有的大门敞开透风,它又很凉爽。谷仓里面有马栏,有牛栏,谷仓底下有羊圈,有威尔伯待的猪圈。谷仓里有凡是谷仓都有的各种东西:梯子、磨子、叉子、扳手、镰刀、割草机、雪铲、斧头柄、牛奶桶、水桶、空麻袋、生锈的老鼠夹。它是燕子喜欢筑巢的那种谷仓。它是孩子们喜欢在里面玩耍的那种谷仓。这谷仓连同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弗恩的舅舅霍默·朱克曼先生的。
              威尔伯的新家在谷仓底层,就在牛栏下面。朱克曼先生知道,肥料堆是养小猪的好地方。猪需要温暖,向阳的谷仓底下又温暖又舒适。
              佛恩几乎天天来看威尔伯。她找来一个丢弃不用的挤奶凳,放在羊圈里挨着威尔伯的猪圈。漫长的下午,她静静地坐在那重,想着心事,听着、看着威尔伯。那些羊很快就跟她熟了,信任她。和羊待在一起的那些鹅也一样。所有的牲口都信任她,她是那么安静友好。朱克曼先生不让她把威尔伯带到外面去,也不让她进猪圈。不过他对弗恩说,只要她高兴,她可以坐在凳子上看威尔伯。只要能和小猪待在一起她就够高兴了。只要知道弗恩就坐在它的猪圈外面,威尔伯也就快活了。只是它一点乐趣也没有——不能散步,不能坐婴儿车,不能游泳。
              六月里,威尔伯已经快两个月大了。一天下午,它走到谷仓外的小院子里。这时候天天来看它的弗恩还没到。威尔伯站在阳光里,感到寂寞无聊。
              “在这里什么事也不能做,”它想。它慢慢地走到它的食槽边,用鼻子闻闻,看有没有中午时吃漏的东西。它找到一小块土豆皮,把它吃了。它觉得背痒,于是靠着围栏,在栏板上磨蹭它的背。磨蹭够了,它又回到屋里,爬到肥料堆上,坐下来。它不想睡,不想刨地,它站厌了,也躺厌了。“我还没活到两个月,可已经活腻了,”它说。它又走到外面的院子里。
              “来到外面,”它说,”除了进去再没有地方可去。回到里面,除了出去也再没有地方可去。”
              ”你这话就错了,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一个声音说。
              威尔伯朝栏板外面望去,看到一只母鹅站在那里。
              “你用不着待在那脏兮兮脏兮兮脏兮兮的猪栏里”那母鹅说,“有一块栏板松了。顶顶它,顶顶——顶顶——顶顶它,照我说的做,出来吧!”
              “什么?”威尔伯说,“请你说得慢些!”
              “我豁出去——豁出去——豁出去再说一遍,”那母鹅说,”我劝你出来。外面棒极了。”
              “你刚才说有一块板松了吗?”
              “我说了,我说了,我说了。”那鹅说。
              威尔伯走到栏板旁边,看到母鹅说得没错——是有一块木板松了。它低下头,闭上眼睛去顶。木板给顶开了。转眼工夫,它已经钻出了围栏,站在猪栏外面高高的草丛里。那只母鹅咯咯地笑起来。
              “自由自在的感觉怎么样?”它问道。
              “我喜欢,”威尔伯说,”我是说,我想我喜欢。”真的,到了围栏外面,没有东西把它和浩大的世界隔开,它觉得怪怪的,十分特别。
              “依你看,我最好上哪儿去呢?”
              ……
              P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