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8ce2c721"></span><address id="bfa42c7bfe"><style id="bg529548aa"></style></address><button id="blcacfaf21"></button>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文学理论 > 中国文学研究

          一卷大唐的风华

          • 定价: ¥38
          • ISBN:978754048361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折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21页
          • 作者:白落梅
          • 立即节省:元
          • 2017-12-01 第1版
          • 2017-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百万畅销书作者白落梅2018年全新作品《一卷大唐的风华》,带你品味唐诗的潇洒奔放与端然大气。
              唐诗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与宋词并称双绝,代表了中华诗歌的极高成就,更是世界文化发展史上一座巍峨耸立的高峰。作者选取唐诗精品之作,结合诗人生平,阐述诗作意境,为读者呈现一篇篇优美的散文佳作。
              2017年3月份出版的白落梅《一剪宋朝的时光》获得热烈市场反响和读者喜爱,新作《一卷大唐的风华》是其姊妹篇,带你走进唐风宋雨的国度,煮茗听雨,诗酒琴茶,杯盏之中,亦是满满的宋唐。
              人气古风画师呼葱觅蒜倾情手绘唯美封面,知名古风画师樂兮倾心绘制古风彩插,作者白落梅诚意献诗,《落梅诗笺》及精美书签随书附赠。内文双色印刷,翻开书本便是满眼的惊艳。

          内容提要

              唐诗一首低吟出谁人的梦呓,素纸留香缥缈了何处的芬芳。
              零落在诗歌中的点滴情怀由白落梅悉数拾起,每一个字,每一行诗,每一句解读都透着清丽之美。
              继《一剪宋朝的时光》之后,隐世才女白落梅,执温润之笔创作《一卷大唐的风华》,再度演绎唐诗里的爱恨别离、悲欢离合。
              和白落梅一起,闲居梅庄,诗酒琴茶。杯盏之中,亦是满满的宋唐。

          作者简介

              白落梅,一个带着梅花气息的女子,端雅天然,安静无争。江南人物,隐世之才。
              其散文在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中播出四十余篇,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
              她开创了“唯美传记”这一全新畅销书领域,成为极具影响力的畅销书作家。
              代表作有《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我用尽青春,只为寻你》《世间所有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你是锦瑟 我为流年》等。

          目录

          第一卷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纵年华老去,与你相看两不厌
            归隐林泉,云深不知何处
            世有知音,高山得遇流水
            故人相忘,独钓一江寒雪
            一叶孤舟,载得了多少客愁
            误入桃源,忘记红尘归路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第二卷  千里江南,多少楼台烟雨中
            千里江南,多少楼台烟雨中
            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草木无情,怎管六朝沧桑变迁
            人面何处,桃花依旧笑春风
            桃花流水,送来者也送归客
            一缕香尘,落花犹似坠楼人
            琵琶声声,葡萄美酒夜光杯
          第三卷  明月多情,奈何好梦被人惊
            明月多情,奈何好梦被人惊
            寂寞空庭,梨花满地不开门
            西窗剪烛,留得残荷听雨声
            三春过尽,悔教夫婿觅封侯
            花非花,雾非雾,来如春梦几多时
            谁是沧海之水,谁又是巫山之云
            人事偷换,笑问客从何处来
          第四卷  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
            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
            一期一会,一茶一诗,自当珍惜
            晴耕雨读,盛世无惊
            煮一壶茶,等候一位久别重逢的故人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山南水北,此生相逢无期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第五卷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茶烟日色,时光迢递已千年
            天地一沙鸥,余生唯寄江海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天涯陌路,此生相逢终有时
            哪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第六卷  寸阴若岁,花开堪折直须折
            寸阴若岁,花开堪折直须折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浣花溪畔,一场远去的风月情事
            百年寂寞,奈了红尘几何
            菱花镜里,画眉深浅入时无
            还君明珠,恨不相逢未嫁时
            甚荒唐,为他人作嫁衣裳

          前言

              不败于岁月,不输于山河
              世间最美的风景,是山水草木,是诗酒琴茶。清凉夏日,每日闲居梅庄,摘花煮茗,杯盏里,亦是满满的宋唐。
              宋词之美,美在清丽淡雅,婉约多情。唐诗之美,则美在潇洒奔放,端然大气。宋词若一位合蓄典雅的佳人,幽居空谷,含兰草气息。唐诗则是一位明净旷达的雅士,隐于世外,怀翠竹风度。
              在遥远的春秋时代,有一种诗歌,叫《诗经》。于是有人吟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后来有了《楚辞》,便有“唯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的美好。
              再后来,才是盛唐的诗,大宋的词。多少名史古迹、人情物意、山水花鸟,皆落其间。诗词之美,自是风流不尽,妙处难言。
              从古至今,千秋万载,就一册唐诗。唐诗是什么?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缥缈,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寂静,是“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深情,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闲远,是“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的淡泊。
              普天之下,四海列国,只有一代唐人。他们或在千里莺啼的绿柳江南,看多少楼台烟雨中;或停车枫林,看霜叶红于二月花。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他们有“恨不相逢未嫁时”的遗憾,有“悔教夫婿觅封侯”的愁念,有“画眉深浅入时无”的情意,也有“为他人作嫁衣裳”的落寞。
              诗词可写景寄情,亦可言志抒怀。诗一如琴,抚琴者常叹知音难求,作诗者亦如是。有些诗,融情于景,简约朴素,为众生所喜。有些诗,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不为人矢口。世间万物干景,一花一草,一叶一尘,皆可成为诗料。
              唐人杜秋娘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想当年,她凭借一首诗,深受荣恩数十载。纵是后来落魄乡野,美人迟暮,亦当无悔。古来王侯将相,文人墨客,若皆如杜秋娘这般从容洒脱,便生不了那如许的哀怨闲愁,亦不会有那么多的怅然追悔。
              大唐盛世,有着旷古未闻的璀璨繁华。每一座城,每一个人,都有一段故事,都是一首诗。朝堂之上,王公子弟,出口成章;寻常乡野,市井凡人,亦知平仄。纵为盛世锦年,也有灾劫风雨,但总能巧妙走过,不轻易扰乱人世,更不能惊动河山。
              他们背着诗囊,携带天南地北的尘埃,去往梦里的长安。以为天子脚下,泱泱大国,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诗意栖息。却不知人生沧海,渺渺茫茫,到底知音难寻。
              诗仙李白,于长安数载失意潦倒,方遇得与唐玄宗邂逅的机缘。纵有高才雅量,供奉翰林,亦只是博得写诗娱乐之闲职。时间久了,被玄宗疏远,搁浅在诗苑,所耗费的,不过几坛佳酿,几两春风。
              诗圣杜甫,为展抱负,客居长安十年,奔走献赋,也仅仅落得一个河西尉的小官。后为避战乱,携家入蜀,得友相助,于浣花溪畔修草堂,过上几年简约朴素的田园生活。其忧国忧民之心不减,怀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之心。奈何年老多病,飘蓬流转,最后长逝江舟。
              多少人叹怨自己不能生长于盛唐,又有多少人至今依旧梦回长安。愿意背着诗袋,于长安市井漂泊,或寄身于某间客栈,或买醉于某家酒肆,或弄墨在某个诗社,又或暂栖于某家无名的茶楼,甚至流连一间赌坊。仿佛离天子近的地方,可以存放梦想,可以诗酒做伴,功名有寄。
              人生本无可选择,秦汉有其气势,魏晋有其玄妙,盛唐有其风骨,大宋有其情致。如若可以,我愿做秦汉的香草,魏晋的庭菊,盛唐的牡丹,宋时的瘦梅。却不愿走进凡人堆里,与某个帝王霸者,或诗人词客,有过擦肩。
              一卷唐诗,写的是唐朝的风度,唐朝的人物,也是唐朝的故事。简洁精致的诗行,或气象万千,或磅礴大气,或沉郁苍凉,或哀婉缠绵。虽说描写的是唐人的现世,亦是每一个朝代所途经的时光。
              他们的一生,与我们没有区别。看春花秋月,阴晴圆缺,经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在属于他们的朝代里,追名逐利,过尽情缘。而后葬于各自的国土,将一生所经之事,所得记忆,埋没于连天荒草,漫漫黄尘。
              一生何其漫长,多少时光堆砌而成。一生又何其简短,不过几句诗行。“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是否心存万千景象,容世态人情,自可不败于岁月,不输于山河。
              你曾陪我走过一剪宋朝的时光,今时再伴我看一卷大唐的风华。世间种种际遇,有因果,是缘分。悠悠千古,朝代更迭,兴亡成败,爱恨情仇,都散去无痕。当年的大唐,存于历史某个明媚的角落,无愁念伤远,亦无沧桑悲凉。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历一场泰汉风烟,听一段魏晋逸事,抄一部隋朝经文,读一酋唐诗,临一阕宋词,喝一壶茶,遇一知音,一生恍惚而过。
              白落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独坐敬亭山》  李白
              众鸟高飞尽,孤山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在唐朝,最美的风景,应该是长安。长安,多么美好的一个词,古雅沉静,华丽风流。干百年来,它洗尽历史的风霜尘埃,解脱了兴亡沧桑,依旧那样朴素平宁,大美不言。多少人,为了寻梦,来到这座古老的都城,耗费一生的光阴。
              他们仗剑而来,背着书袋,寄身于长安的驿站,闲谈于茶馆,买醉于酒铺。那时的长安,虽鼎盛繁华,却名利交织,钩心斗角。明净的天空,亦是风云莫测,充满了变幻,得意者青云直上,失意者潦倒终生。那些所谓的锦绣前程,帝王霸业,终随江山换代,付诸东流。
              李白,盛唐时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他一生豪迈奔放,诗意浪漫,年少时便仗剑江湖,辞亲远游,所到之处,皆有他留下的美丽诗篇。他的诗一如他的性情,潇洒不羁,清新飘逸,语言奇特,意境绝妙,又浪漫多情,耐人寻味。
              想来李白心中最向往、最不忘的风景,依旧是都城长安。当年他仗剑云游而来,满腹才识却不为所用,穷困落魄于长安酒肆,和市井之徒结交,醉倒于阑珊的古道,不为人知。之后,似漂萍一般,江湖流转,过尽沧桑,却也风流不羁。
              河山草木是为知己,诗酒琴剑则为良朋。他说,蜀道之难,难以上青天,一如他渴望的那条仕途之路,迂回曲折,艰险冷峻。梦里的长安,金碧辉煌,有贤明君主,有高雅名士,有风流诗客,也有绝代美人。这一切,明明离得很近,触手可及,却又相隔千里,缥缈难捉。
              行路难,归去来,待他归时,轻舟已过万重山。多年的失意潦倒,和功名的擦肩而过,让李白心灰意冷。若不是玉真公主和贺知章的称赞,唐玄宗亦不会读到李白的诗赋,更不会对其仰慕,召其进宫。眼前的天子,倜傥风流,儒雅多情,而李白的诗仙气度,半生游历的深邃学识,令唐玄宗极为赞赏。
              白衣卿相转眼供奉翰林,李白的职务是给皇上写诗文娱乐,伴其风花雪月。唐玄宗每有宴请或郊游,李白皆侍从,命其即兴赋诗,风雅无限。他随唐玄宗和杨贵妃共赏牡丹,为贵妃作《清平调》。“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每日虽陪伴君侧,吟诗作赋终是闲职,无法施展他的抱负。故李白纵酒自娱,天子呼之不早朝,杨国忠为其捧砚,高力士给其脱靴。他就是这样一个狂人、诗客,玄宗虽爱慕其才,却始终不予重用。时间久了,慢慢被玄宗疏远,被搁置在诗苑,用春风酒水供养。
              若不是安史之乱让他再度经历流离漂泊,蒙受屈辱流放,他这一生恐怕就安于宿命,于天子之侧,做个饮酒赏花的诗人。虽傲骨不减,洒脱依然,纵有万丈豪情,不羁诗心,也不得自己做主。
              经过长时间的辗转流离,重获自由的李白,背着行囊,带着破碎的梦,离开了长安。他顺长江急流而下,一路上发思古之幽情,赋诗抒怀,聊寄心肠。“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