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d00544e2"></span><address id="bfc318a01c"><style id="bgb759dcae"></style></address><button id="bl02503715"></button>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读库(1706)

          • 定价: ¥30
          • ISBN:978751332672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折
          • 出版社:新星
          • 页数:345页
          • 作者:编者:张立宪
          • 立即节省:元
          • 2017-11-01 第1版
          • 2017-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读库》张立宪主编的综合性人文社科读物,取“大型阅读仓库”之意,一般每两月推出一期。丛书侧重对当今社会影响很大的文化事件、人物做深入报道,回忆和挖掘文化热点,对文艺类图书、影视剧作品、流行音乐等进行趣味性分析和探究,为读者提供珍贵罕见的文字标本和趣味盎然的阅读快感。
              “摆事实不讲道理”是《读库》的编辑方针。其收入的作品从篇幅而言属于五千至五万字之间的中篇读本;内容而言,《读库》强调非学术,非虚构,追求趣味和品味的结合,探究人与事、细节与谈资,不探讨学术问题,不发表文学作品,所选书评影评等文体则强调趣味性,通过真实的表象给读者带来阅读快感和思想深度。此书在编撰时奉行“三有三不”原则:有趣、有料、有种和不惜成本、不计篇幅、不留遗憾。
              本书为张立宪主编的《读库(1706)》。

          内容提要

              张立宪主编的《读库(1706)》共包含八篇文章。第一篇《我家的奴隶》,原刊于《大西洋》杂志今年6月号,是已故普利策奖得主阿列克斯·提臧的作品,讲述菲律宾奴役家仆的历史文化,涉及诸多热门话题。《百鸟朝凤》借由同名电影的起因,回顾作者祖辈们吃唢呐的经历,这些人的名字,有的正好含有“凤”字。1968年下半年,“工矿”两个字牵动了几乎所有上海家庭的神经。《软工矿》记录了作者身处其中感受的变迁。原田泰治几乎成了日本乡愁画家的代名词,吴菲翻译了他的新书并对他进行采访,《原田泰治和他的素朴画》展示原田的作品并分享了他的创作历程。

          目录

          我家的奴隶
          百鸟朝凤
          软工矿
          原田泰治和他的素朴画
          知与名的奔突
          雨中的泪水
          位于“昨天”还是“明天”?
          秤量天下才士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当时十三岁,这是我头一次试着站出来为这个一直在照顾我的女人说话。我小时候,她哼唱着塔加拉族歌谣哄我睡觉。等我长大一些,她给我穿衣,给我做饭,早晨送我上学,下午接我回家。有一次,我病了很久,虚弱得没有力气吃饭,她帮我把食物嚼烂,分成一小块一小块送到嘴边让我咽下去。有年夏天,我的两条腿都绑了石膏(我关节有问题),她用毛巾给我擦身子,半夜里给我拿药,帮我熬过了几个月的康复期。在康复期间我一直情绪暴躁,但她没有抱怨过,也没有失去耐心,从来没有。
              现在,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哀嚎,我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在菲律宾老家时,我的父母感觉没必要遮掩他们对待洛拉的方式。到了美国,他们对洛拉的方式更加恶劣,却想方设法隐瞒这一切。家里有人做客时,父母尽量忽略洛拉的存在;如果有人问起来,就撒个谎然后迅速转移话题。我们在西雅图北城住了五年,对面邻居姓密斯勒,一家八口,个个精力充沛。从他们一家那里,我们了解到了芥末酱、钓鲑鱼、修草坪这些玩意儿。我们还学会在电视上看橄榄球赛,并在看球赛时大喊大叫。洛拉在我们看球时会端出食物和饮料,在我父母微笑着对她说谢谢后迅速消失。“你们藏在厨房里的那位小女士是谁啊?”密斯勒家的家长“大吉姆”有一次问道。
              “老家来的亲戚,”父亲回答,“腼腆得很。”
              我当时最好的朋友、密斯勒家的比利并不相信我父母所说的。比利经常在我家待着,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个周末,所以他有机会窥见我们家的秘密。有一次我的母亲在厨房里大喊大叫,他听到后一头闯进厨房去一探究竟,看到我母亲气得满脸通红,对洛拉怒目相视,而洛拉则在墙角吓得发抖。我在比利后面几秒赶到。比利脸上的表情夹杂着尴尬和困惑:这什么情况?我摆摆手,叫他把这些都忘掉。
              我觉得比利很同情洛拉。他经常对洛拉的厨艺大加赞赏,逗洛拉开心地大笑,我从没见过她这么开心。他在我家过夜时,洛拉会做比利最爱吃的菲律宾腌牛肉盖饭。洛拉最擅长通过饭菜来表达她的情感,做饭就是她无声的语言。从她的饭菜里我能够吃出来,她是只想把我们喂饱,还是想表达她对我们的爱意。
              我有一次把洛拉称作远房阿姨。比利提醒我,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告诉他说她是我的祖母。
              “这个,她算两个都是吧。”我故弄玄虚道。
              “她为什么一直在干活?”
              “她喜欢干活。”我说。
              “那你的爸爸妈妈,为什么对她大吼大叫?”
              “她听力不是很好……”
              如果我说出真相,就会暴露了我们全家人。我们在美国生活的头十年,不断学习这里的习俗和规则,不断努力融入这片新的土地。但是拥有一个奴隶,这与美国格格不入。拥有一个奴隶,这让我深切怀疑我们到底是怎样的人,我们到底来自怎样的地方,我们到底够不够格被接纳。我为此感到羞耻,包括我在这件事上不加阻止的做法。我难道不也吃了她做的饭,穿了她洗完熨好挂在衣橱里的衣服?但是如果失去她,对我生活的打击又太大了。
              P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