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d5ae866a"></span><address id="bfcf8b2828"><style id="bg3ac5eb9e"></style></address><button id="bl3207abd9"></button>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飓风之上

          • 定价: ¥39.8
          • ISBN:978755941402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折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80页
          • 作者:阮幼仪
          • 立即节省:元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阮幼仪著的《飓风之上》中将讲述爱上一个前卧底警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档案里已经没有他的记录,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的对手无比残忍,一次次伤害他最亲的人,以他的痛苦为乐趣。
              无论前方多么险象环生,他只能孤军奋战。
              他是光明,是黑暗,是神秘的战士,是生命的保护神。
              不管他是什么人,都无法阻止我的爱。
              无论这份爱多么孤独,都值得用一生守护。

          内容提要

              阮幼仪著的《飓风之上》讲述了八年前在东京求学的温晚遇到大地震,危难之中被柏骞出手相救,温晚对柏骞一见倾心。八年后温晚在金三角重遇柏骞,急于向柏骞告白。
              因为家族生意,温晚被追杀,柏骞再次救下温晚,但所有人都告诉温晚,柏骞是一个叛徒,要远离他。温晚很痛苦,她那么爱柏骞,柏骞对她一次次舍命相救,她如何不相信柏骞,她到底该相信谁呢?
              追杀温晚的正是欠柏骞血债的米纳,米纳曾杀害柏骞的母亲、兄弟、战友。温晚和柏骞一边躲避追杀,一边“接近”米纳。在柏骞爱上温晚,两个人决定永远在一起的时候,米纳控制住温晚,生死不明。米纳就是要一次次伤害柏骞最亲的人,以他的痛苦为乐趣。
              柏骞能否救回自己的爱人,战胜米纳,还自己一个清白?光明和黑暗展开了生死较量……

          作者简介

              90后编剧、小说作家。来自江南水乡,性格温婉,自幼热爱文艺,尝试过各种风格的创作。善以娓娓道来的笔触写各色精彩之人,绘世间温暖之态。

          目录

          第一章  佛光里的琅勃拉邦
          第二章  我看着你,你是个谜
          第三章  黑夜里他的孤独与憧憬
          第四章  与你同生同死
          番外  还是要相信爱情啊,混蛋们!
          番外  黑心人开的黑心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突突作响的发动机仿佛枪声,一片呛人的浓烟里,温晚勉强坐起来。身边的虞可可还死死地拉着季冬的衣袖,脸色被倒映了火烧云的湄公河水衬得苍白。
              温晚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昏迷了一天啊。
              她坐在船上,靠着船舷,静听片刻,没听到想象中的枪声,这才确定他们三人已经顺利逃脱了所谓的武装驱赶。
              “阿晚……”虞可可紧张地开口,“我们该……怎么办?”
              温晚摇摇头。
              “你可别不说话,我是跟你来的,你别管杀不管埋!”
              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重,季冬下意识地阻止虞可可:“说什么呢……”
              声音却被温晚低沉的笑声盖过:“呵,事到如今,走一步看一步呗。”
              温晚的眼神里泛着玩味的冷意,虞可可被她看得有些发怵,心虚地低下了头。
              ——你还不肯和她说实话?
              ——她和你不一样,我喜欢的是她。
              哪里不一样了?
              虞可可偷偷抬眼打量温晚,心里倔强地反驳着季冬的话。
              一路逃亡并不顺利。
              深夜两点,琅勃拉邦空旷无人。
              他们三个已经路过第五个酒店,不是客满就是早已关门。
              虞可可哭丧着一张脸,拖着尾音耍赖:“我真的走不动了,这到底是什么破地方啊!”
              她话音刚落,街角的门突然打开,一个高大的黑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虞可可被吓得尖叫着躲到季冬的身后,紧紧地攥着季冬的衣角。
              温晚皱了皱眉侧目看过去,路灯昏暗,走出来的男人背着光,个子很高,背脊笔直,懒散地拖着步子,隔着老远,手里的垃圾袋随意一丢,正中垃圾桶。当他半转身,温晚瞥见一道模糊的五官轮廓,很深邃。
              她发现男人头上方motel的牌子正被七彩的霓虹灯围绕得闪闪发光。
              温晚眼睛一亮,快步上前,在男人进去之前拦住了他。
              “还有空房间吗?”
              柏骞停下脚步,垂下眼眸淡淡地瞥了一眼,他的头发有些乱,人显得很没精神。
              深夜的街道很空,快到五月的雨季,空气潮湿又腥冷。
              静默半分钟,温晚以为自己猜错了,他并不是中国人,刚准备换成英语再问一次,就听到他的声音飘着在头顶。
              “要几间?”
              他的声音听起来比他的人看起来更没精神。
              深夜两三点出来扔垃圾也太奇怪了吧!
              “三间。”
              “500美元一间。”他也不看人,顺势靠在墙上,地上一片修长的影子,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偏头,用打火机慢吞吞点燃。
              温晚的目光盯着他的手,火光微闪,她看见他手虎口的位置有厚厚的茧,食指的指腹也很硬,那是常年用枪才会留下的痕迹。
              她的脸色有些变化,毕竟身处金三角,什么都得往最坏的方向想。
              “不还价。”低沉含糊的声音伴随着淡淡烟雾喷在脸上,散去后,温晚终于看清了他的五官。
              她的目光微微地一闪,愣住,仿佛有短暂定格,神思飞远,直到面前这熟悉又陌生的脸和多年前的一瞥慢慢重合。她低头,突然笑了一下。
              身后的虞可可听到价格不高兴了,她长得可爱,声音又甜,对着柏骞眨了眨眼睛撒娇,看清柏骞的长相后声音更像抹了层香蜜一般,又甜又腻。
              “帅哥老板,你是不是把单位说错了,五百人民币吧?”
              柏骞低头吸烟,目光停留在温晚脸上。
              见柏骞不理她,虞可可有些气结,声音沉了下来:“帅哥,你可不能看我可爱就欺负我。”
              柏骞掸了下烟灰,抬头看了一眼,慢吞吞地张开嘴:“可爱的标准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温晚抿抿唇,没作声。
              “你……”要不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季冬面前少得可怜的形象,虞可可差点儿就跺脚了,“这么说话就过分了哟!”
              “行,五百就五百。”温晚适时地打断他俩的对话。(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