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1801):编者:张立宪 : 文 学 :中国文学 :中国文学作品集 :浙江新华书店网群

      <span id="bef4e7ed8d"></span><address id="bf15989ebb"><style id="bg8d5f744b"></style></address><button id="bl503eca93"></button>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读库(1801)

          • 定价: ¥30
          • ISBN:978751332915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折
          • 出版社:新星
          • 页数:345页
          • 作者:编者:张立宪
          • 立即节省:元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张立宪主编的《读库(1801)》一共包含了八篇文章:《诗的(续篇)》、《生活在四合院》、《我的鄂温克朋友》、《额尔古纳河右岸》、《大消息·大机器·大星系》、《洛中小圃独乐吟》、《凭什么是神作?》和《星座照耀中国》。杨照的《诗的(续篇)》延续上篇的思路,继续介绍现代诗歌的演进。摄影师吴钢是吴祖光和新凤霞的儿子,《生活在四合院》是他回忆自己一家人在北京居所的变迁,里面展示了大量吴家的生活影像记录照片。《我的鄂温克朋友》和《额尔古纳河右岸》都是讲述鄂温克族人的故事,这个还生活在自然森林的部族。汪洁的《大消息·大机器·大星系》介绍的是卡尔·萨根和他的作品《接触》,这部探讨地外文明题材的小说,吸引了千万读者。贾珺在《洛中小圃独乐吟》里借由司马光的独乐园回顾了中国园林史上一段文人造园的历史。《凭什么是神作?》是”冰火迷”程一祥对书中复杂人物关系的梳理,让人大开眼界。马伯庸的《星座照耀中国》中梳理了十二星座在中国的发展过程,生动有趣。

          内容提要

              张立宪主编的《读库(1801)》一共包含了八篇文章。
              杨照的《诗的(续篇)》延续上篇的思路,继续介绍现代诗歌的演进。诗没有那么简单,没有那么便宜。摄影师吴钢是吴祖光和新凤霞的儿子,《生活在四合院》是他回忆自己一家人在北京居所的变迁,从栖凤楼胡同到马家庙的四合院再到和平里的单元楼房,展示了大量吴家的生活影像记录照片。《我的鄂温克朋友》和《额尔古纳河右岸》都是讲述鄂温克族人的故事,这个还生活在自然森林的部族,是否还能够真正与自然和森林交谈?汪洁的《大消息·大机器·大星系》介绍的是卡尔·萨根和他的作品《接触》,这部小说和同名电视片曾吸引千万读者,被誉为地外文明的巅峰之作。北宋名臣司马光的独乐园被视为文臣造园的最高典范,贾珺在《洛中小圃独乐吟》里借由独乐园回顾了中国园林史上这段文人造园的历史。《凭什么是神作?》是“冰火迷”程一祥对书中复杂人物关系的梳理,让人大开眼界。马伯庸的《星座照耀中国》中细数了黄道十二星座在中国的发展过程,探寻这套占星术第一次进入中国人视野的时间,生动有趣。

          目录

          诗的(续篇)  杨照
          生活在四合院  吴钢
          我的鄂温克朋友  舒泥
          额尔古纳河右岸  肖诗白
          大消息·大机器·大星系  汪洁
          洛中小圃独乐吟  贾珺
          凭什么是神作 程一祥
          星座照耀中国  马伯庸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马家庙的四合院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用自己从海外挣来的钱买一所属于自己的私宅。主要的原因是把我一生正直的父亲和为众多子女费尽心力温柔善良的母亲从上海迁居到感情十分深厚的北京来。也为了使我的作为演员的妻子和三个子女能得到很好的休息和工作、学习的环境,我尽力把这个有十八个房间和大小两个院子的四合院装修得舒适整洁。院子里原有一棵大海棠树,树叶张开能遮没院子的一半;我把院子的另一半栽了一棵葡萄和一棵合欢树。院子当中树荫下放着梅兰芳先生为祝贺新居送给我的一个大金鱼缸……
              上面这段话是父亲对马家庙住宅最初面貌的描写。
              位于王府井大街和东单大街当中的马家庙胡同是一个死胡同,出了我家大门往右转,没多远就是几户人家的大门,没有通路了。出大门往左转,走出马家庙胡同有三条通路。左转是弯弯曲曲的小路,经过一栋小楼,是瑞典大使馆。还有一处小院,作家赵树理一家住在这里,我与他的儿子赵二湖是同学,有时到他家里玩。这条小路可以通到东单北面的米市大街。出马家庙胡同一直走,是协和医院的后门,有一个青砖砌成的大烟囱,现在还在。再往前走,左转就到了东单大街,正对着大华电影院。出马家庙胡同往右转,斜对着一个杂货铺,街坊们都叫“小铺”,是两个宫里出来的太监开的,两老在里面卖东西,和蔼可亲,我们日常用的油盐酱醋都是在那里买。按照现时的说法,我的“打酱油”人生经历,就是从“小铺”开始的。继续往前走,通到校尉营胡同,校尉营胡同就宽阔起来,左转是协和医院的正门,现在是住院部。右转斜对面就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大门。这条街现在还在,离王府井大街近在咫尺。
              因为马家庙胡同是一个死胡同,所以没有车辆进来,非常安静,但距离东单和王府井又很近,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段,很适合做演员的母亲,距离她常演出的剧场吉祥戏院很近,安静的环境又有利于她下午的午睡。
              有了这个四合院,父亲就把上海的公公(祖父)、婆婆(祖母)接到北京来,记得从上海搬来的时候还带来了一位上海保姆,名叫乃慧,做家务、洗衣服时嘴里不停唱着越剧。最精彩的是我一岁多的弟弟吴欢也从上海来了,穿着花布棉袍,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摇晃着走路。
              这个四合院是我们小孩子的乐园,除去每天下午母亲的午睡时间——因为她晚上的演出非常劳累,充足的午睡是必须保证的,我们可以在院子里尽情戏耍打闹。父亲和母亲都是大家庭,父亲有十位姐弟,七个姐妹和三个弟弟。母亲有四位弟妹,所以我们的七大姑八大姨特别多。家里有我和弟弟小欢,后来又有了妹妹小霜,兄妹三人,还有六姑的女儿能能(吴彬)也常住在我们家,再加上经常来家里的表弟表妹,真是热闹。由于父母经常带我们去看戏,所以我们回来后就在院子里模仿着演戏。院子里有小孩子用的小桌椅,我们就把小桌子摆在当中,上面放个小椅子,我在椅子上模仿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的动作,弟弟妹妹们扛着小棍子在下面模仿小猴子,演得有模有样。
              那时候的玩具商店里,机械玩具很少,但是仿照京剧舞台上的刀枪棍棒不少,每年舂节,厂甸里也有很多京剧玩具,还有不少可以套在脸上的草纸浆做成的京剧脸型,上面画着各种京剧人物脸谱,扣在脸上,模仿京剧里的大花脸。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这种脸型上强烈的草纸味道。我们在自家的院子里尽情玩耍、舞枪弄棒,忘乎所以,难免磕着碰着,我就有一次在模仿京剧开打时,失手把棍子碰到能能的眼角上,血流出来,至今还落下一个伤疤。大人们经常制止我们打闹中的危险动作,婆婆总是用南方口音说:“不阔(可)以,不阔(可)以。”后来我们发现这些买来的枪刀数量会逐渐减少,再去买来,过些时候又少了几件。直到有一次过年的时候,我们在婆婆的房间里放一种小型烟花,北京俗称“耗子屎”  (用泥土做成螺丝状,类似耗子的粪便而得名,里面装有火药),把尾部的泥土抠掉一点,用火点燃,就可以盘旋着飞起来,后面喷放出盘旋的烟火,非常好看。我们在婆婆的房间里燃放“耗子屎”,也真是够淘气的。“耗子屎”燃放起来,飞到了柜子顶上,婆婆唯恐引起火来,急着让我们爬上去查看。我搬来梯子,爬上去一看,烟花已经熄灭,却看到柜子顶上摆了很多刀枪玩具,才知道我们的刀枪都被大人藏起来,怕我们闯祸伤人。
              我们几个淘气的孩子还策划过一次“捅马蜂窝”行动。因为院子里的海棠树上有了一个硕大的马蜂窝,一群群的马蜂整日在院子里盘旋,影响了我们玩闹,就计划把这个马蜂窝给“捅”下来,具体行动由我来负责指挥和接应,小欢是捅马蜂窝的实施者,能能和小霜看热闹“跟着哄”。捅马蜂窝的时候,小欢双手拿着长竹竿,头上披着件外衣,露出两只眼睛。我守在东屋的房门里面接应,开出一小条门缝,从门缝里张望外面的情况。能能和小霜趴在屋内的玻璃窗户后面,紧张地观看现场。只见小欢把竹竿高高举起,往上一捅,马蜂窝应声落地,一群马蜂腾空而起。小欢把竹竿一扔,撒腿往屋里跑,我早已把门缝打开,待小欢侧身进屋后,用最快速度把门关上,两个人惊魂未定地看着院子里漫天飞舞的马蜂,庆幸跑得快,没有被螫伤。事后这个硕大的马蜂窝被家里的佣人收走,送到药店里给卖了,从此院子里没有了马蜂的骚扰。
              这座四合院交通方便,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东安市场。那时候的东安市场有点像现在的集市或者是自由市场,不过商铺商店是固定的,大都是个体经营的小店。走进去,沿着狭小的通道转来转去,像迷宫一样,左右都是商店和饭馆。有一次妈妈一个人进去买东西迷了路,走不出来了,找人打听道。这个人看到是演刘巧儿的新凤霞迷路了,笑着把妈妈带到了出口。
              P8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