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0f71fc94"></span><address id="bf75047f15"><style id="bg9407f394"></style></address><button id="blef4f7426"></button>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请说我美

          • 定价: ¥42
          • ISBN:978754048393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折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48页
          • 作者:琦殿
          • 立即节省:元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511万粉丝情感作者琦殿,七年生活沉淀倾情书写,痛快并细腻,热烈而温情;从生活到情感,从亲情到友情,从自爱到爱人,这是一部琦殿和你的深情对话!
              这个世界被胖瘦限制、被外表主宰,但不管外貌变成什么样子,永远都要觉得自己是美丽的、自信的、充满能量的。
              如果你还在为独居担心,还在为失恋痛苦,还在担心自己“不够好看”,《请说我美》一定会帮助你找到答案!

          内容提要

              《请说我美》是知名情感专栏作者琦殿的励志散文集,也是一本都市生活指南。关于爱情,你要先爱上自己;关于生活,你要学会与孤独相伴;关于事业,你要像在战场一样勇敢冲锋;关于美食,你要全身心地投入去享受……
              四十篇情感散文,涉及现代都市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可以将本书看作一部单身人的生活百科全书,琦殿的情感药丸,在每一天治愈你的孤独症。

          作者简介

              琦殿,知名情感作者,以大胆泼辣的两性批判走红。
              七年来,渐渐凭借有趣细腻的情感洞察和潇洒独立的个人形象“掳获”大量忠实读者。
              她的文字永远充满对爱和生命的信仰,鼓励人们在感情中寻找真实的自己,给失意者力量,令伤心人不孤独。

          目录

          自序——还给二十七岁
          查理心序——你是我的颜色
          Chapter Ⅰ 天长地久,永作不朽
            先说“我爱你”的人不会输
            天长地久,永作不朽
            最好的恋爱,是互相崇拜
            让我感谢你,可以喜欢你
            我们为什么需要一场求婚
            分手后,我才拥有了你
            我和同一个人,谈了好几场恋爱
            比爱情更珍贵的,是喜欢
          Chapter Ⅱ 瘦二十斤的人生会开挂吗
            独居女子备忘录
            去你的“不够好看”
            当我老了
            不要一个人旅行
            我不羡慕人生赢家
            闪着光的入场券
            瘦二十斤的人生会开挂吗
            买不起那个包包,不是你的错
            在壮年时生一场重病
          Chapter Ⅲ 当我失恋时我能做些什么
            好好说话,好好爱他
            最坏的一面
            当我失恋时我能做些什么
            死于宠爱
            如何走出感情阴影
            比出轨更可怕的事
            二十五岁之后就不要异地恋了
          Chapter Ⅳ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
            男朋友大盘鸡
            没有西红柿炒鸡蛋解决不了的事情
            什么比分手更疼?是拔牙
            把灵魂穿在身上
            礼物无能症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
          Chapter Ⅴ 玫瑰色的女人
            给查理的信
            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夏天
            玫瑰色的女人
            我在呢,别怕了
            微笑的刽子手
            终于,我成为一个大人
            为了感谢那道光
            我爱那殉道者最后的微笑
            本就在天堂,去什么远方——我为什么离不开深圳

          前言

              还给二十七岁
              “你为什么还不出书?”
              这是我在过去六七年里被反复问起的一句话。排行第二的大概是:“你为什么还不开淘宝店?”。
              网络上的高关注量、辛辣刺激的语言风格、已经写出来的几千条“语录体”文本——趁热打铁,把这些扩充杂烩一下,加些漂亮的图片,就可以做出一个看起来不错的本子,然后把微博的认证“知名情感博主”,改成“作家”,感觉又能在鄙视链中前进一个等级。
              并非质疑这一切,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够承受这一切,我没有资格。
              我是山东大学中文系的。大四时要去台湾交换,到院长的办公室给材料盖章。进门是一个书架,满满当当摆的是历届系友校友出过的书,匆匆一瞥,几个封面上的名字早已经被念了无数遍。我把材料交到笑眯眯的院长手里,心里想,以后可千万不能给这个书架丢脸。
              绝对不能让爸妈老师学弟学妹们翻开我的书时,扑面而来的是“为何不爱我,你倒是说说?”。
              而那时,一百四十字以上的东西我都写不清楚。
              毕业后,与人、与工作、与事、与感情,与突如其来的生活开始正面交锋,那些理直气壮的话纷纷败下阵来,我低下头来看着自己,所有在前几年里不敢细想的惶惑终于以答案的面目现形。
              在四面高墙无风无浪的学校里,在因为网络ID为我开起绿灯的公司里,在青春年少被百般照料依然要百般挑剔的感情里,在情感充沛见识浅薄不知爱恨轻言爱恨的年纪里,我把自己描绘成了顶天立地的大英雄,那副薄薄的盔甲有多不可一世,藏在里面的我就有多胆战心惊。
              是什么佯装出我貌似庞大的声势?是网络流行趋势的造神需求,是我初生牛犊一吐为快的横冲直撞,是人们的新鲜感、窥私癖与发声欲,不是能用双脚踏实站在大地上的我。
              有人赞我一言戳破人生的真相,不过是我的话语为他们晕染了遐想的光,有人推我为敢说敢当的女性典范,可谁看得见我承担过什么了吗,只是不停地在屏幕后面大放狠话罢了。
              能写下什么呢?原来我满口观点头头是道,却没有属于自己的观与道,还以为我有文笔和思想,那只是积攒了二十多年的表达欲望,而当这些细碎的少女心事被消耗殆尽,撇去人人都会有共鸣的吃喝玩乐买买买,我还能拿出什么来呢?
              吐槽很容易,创造很难,发泄很容易,收拢很难,讲故事很容易,有人生很难。
              几年前收到邀请,挑了一些微博,交出版社集合成电子版小册子,在移动阅读平台上架。虽然也是自己的作品,但我羞于公开吆喝,拿了一点点版税,便当它从未发生。并非那些文字不真不好,我只是明白,绝不能把这当作开始。
              他们说,有人愿意为你买单,这就是你的资格。
              我说,正因如此,我需要更多的资格。
              我是被命运推到某个地方的幸运儿,不能再如此滥用幸运,被其反噬。
              二〇一五年末,我在经历了三份工作和三段感情后决心辞职,告别人群和坐班生活,没想过接下来要怎么办,不想留学,不想旅行,也无意于专心经营网络事业。
              半年悠游之后,我去了趟北京,约了一位出过两本畅销书的姐姐见面。在五月的望京户外,人来人往的写字楼下,她对我说:“写书吧,这是能让你安身立命的事情。”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时候到了。
              若说往日只是感知自己巧舌如簧在外而内里空虚无支撑,二十五岁后的动荡波折摧毁重建,也算让我隐隐明白了天命之中的有所为有所不为。张牙舞爪过的大道理,如今层层皮脱落再愈合,变成了我的骨血身体。
              不管有没有资格,我不怕了。
              不只是发泄欲,也是责任感,我终于有话要说,有事可做,有道需行。
              这是一个仪式。
              我想总结出一些东西,对过去七年的一场大梦做个交代。我必须有一个拿在手上的作品,献给即将到来的新生。我常说自己不过是被时代随机选中,现在终于有了可以回赠给时代的礼物,以及,回赠给对我有期待的人,还有,那个不可一世、胆战心惊的女孩儿,曾经的自己。
              对她说,莫要恐惧,莫要窃喜,莫要浮躁,莫要止息。
              在高中之后第一次踏踏实实写点儿东西的我,相当于一个边学习颠勺边在电视上教炒菜的人。
              一年的写作时间,前八个月写的东西几乎最终都被摒弃,中间无数次推翻重来,溃不成军。不过说过程有多艰难,都是撒娇而已。当自己只是个读者的时候,看谁的作品都一堆毛病,等到自己上手了,看谁的作品都高山仰止,最后交付文稿那一刻,神清气爽,我不牛×谁牛×。
              书里两成的内容是修订了之前在公众号上有代表性的文章,另外八成是新作。第一章依然是你们最熟悉的纯粹情感表达,大家认知里最能代表我的东西;第二章是作为成年人对于独立生活的一些感知,传递的是价值观;第三章是感情里的方法论,如何去好好谈恋爱,如何在好好谈恋爱之前、之中、之后找到自我;看得有点累了吧,第四章是轻松快乐的小品文,饮食男女,吃吃喝喝;第五章是我和我的朋友们的故事,我们的成长。
              我非常,非常喜欢这些文字。
              不同于翻看往日微博会有羞愧难当之意,当我去用大段的时间集中心力创作一个作品,字里行间都是二十七年来随时随地的自己,我与童年少年青年的我对话,溯洄从之,遥遥相望,达成了理解。
              还给二十七岁。
              是以为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敢问当今的情感博主,谁还没看过《欲望都市》?
              我。
              经纪人一脸诧异,指头戳通了我的十二经脉:“你居然……?且不说你是吃谈恋爱这口饭的,就算你只是个无知的青春少女,也应该拿它当作启蒙教材啊!你这样,我还怎么把你包装成繁华都市中风情万种的女作家?”
              好好好,我这就去看。
              在一个写稿写出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的下午,我打开了这部剧。
              纽约曼哈顿,四个三十岁的女人,风华正茂,不守妇道,买衫买醉,寻性寻爱,大呼小叫,笑中带泪。
              我呢,看第一季的时候,谁都不喜欢。淑女夏洛特,永远长不大,不完美会死,无比神经质。律师米兰达,面无表情,像个老妈子,看啥都不爽。公关萨曼莎,五大三粗,眼冒青光,性瘾无药可医。作家,专栏写手,自媒体从业者凯莉,瘦得跟个小鸡似的,还满身都是腹肌,头发蓬裙子更蓬,脸长鞋跟更长,一天到晚在那边“I couldn't help but wonder(我禁不住……)”,思想比她随时随地吐出的烟圈还要飘忽。最讨厌的是,她们哪里来的那么多男人?!
              看过一季又一季,开始对非主角那三位有了改观,或者是理解,但依然不喜欢凯莉。
              我摸不透她,她的行为似乎没有一根明确的骨头支撑。一会儿漫不经心梦笔生花,一会儿疑神疑鬼歇斯底里,一会儿喊着都市女人我最大,一会儿给喜欢的人当牛做马。面子上拿足了腔调,内心里哭爹嘁娘血流成河,等到绷不住了就把一切都毁灭掉,拿出机关枪对着好友爱人一顿突突。要死要活几天后,又开始认为自己是纽约好女人、时代新标杆,蹬上她那双八十厘米的高跟鞋,靓丽出街了,好嘛,而且依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遇见新男人!
              她爱上了梦幻情人“大先生”,分了,遇见了大暖男艾登,又回头跟结了婚的“大先生”乱搞,两边都弄砸掉,过了段时间,又跑去找艾登求复合,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又因为自己的犹豫而放弃。剧情进行到这里,一个朋友在我家的地毯上和我抬头看着电视屏幕,共同咬牙切齿。
              朋友:“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作?。”
              我:“真的是,爱情至上,又不肯做出退让。”
              朋友:“艾登那么好,她为什么不要了?”
              我:“在一起磕磕绊绊了这么久,发现骨子里就不是一路人。其实求婚只是个导火索,他们总要分开的。”
              朋友:“那你说,她为什么之前跑回去哭哭啼啼地挽回人家?”
              我:“感情还是在的,总不能不让人家带着歉意再试试吧,万一呢。”
              朋友:“她就是什么都搞不定,却什么都想要。”
              我:“我们也什么都想要啊,可确实是,只有到了手里,才能知道这是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真正要得起的东两。我们害怕搞不定就不去试,但她敢。”
              朋友:“别人都有原则,她有什么?”
              我:“她的原则是真正的,双方的爱情。毕竟夏洛特要的是完美,米兰达要的是理性,萨曼莎要的是自由,这些都是相对好定义的,但爱情,爱情是人性啊,你不去反复地碰撞,怎么能得到呢。”
              朋友:“停。你不是也讨厌凯莉吗?为什么现在在帮她说话?”
              原来我在帮她说话?原来我能够理解她。原来这个小鸽子一样的女人,已经在我的心里理直气壮。
              那晚我在想,为什么人们讨厌凯莉。大家给出的统一口径是:因为她太作了。
              “作”到底是什么?
              我第一次听到“作”用声调里的一声读出来时,是张抗抗的一本名为《作女》的小说。那时的“作”,是带着欣赏意味的,那些作女,也都不是什么磨磨叽叽的小女人,她们永不知足、永不甘心、不认命、不安分,想做就做,头破血流地寻求一个懵懂的真相。
              后来的某一天,“不要作”这三个字,突然成为我们在感情生活中被反复教育的准则。当我们有迷茫想要寻求出口,当我们说出自己的见解希望对方也听得见并给出回应,当我们想自己待一会儿,当我们感到不爽了想抽身离去,世界对我们说,他人对我们说,我们对自己说:不要作,不要作,不要作。
              因为作有风险,因为作显得不珍惜,因为作就是不懂事儿。
              可是,那些内心的冲撞,对问题的觉察,寻求沟通和解决的欲望,全都是“作”吗,都该一刀切地被压抑下去吗?
              之前有个很火的TED(即技术、娱乐、设计的英文缩写,是美国的一家私有机构,该机构以它组织的TED大会著称)演讲,叫《拥抱你内心的少女》。
              演讲说,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少女”,它代表的是感性,敏锐,对世界的爱,对人类的关怀,不只女人有,男人也有。泪水能带来力量,直觉能开启未来,同情能启迪智慧,但我们在男权社会中都被要求去压制内心的“少女”。当我们流泪,我们会被视作脆弱,当我们寻求情感沟通,他们说感情是不可依赖的,当我们同情弱者时,世界朝我们微笑,后来我们才发现那微笑后面是意味深长的嘲讽。(P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