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ce80655a"></span><address id="bfd827f612"><style id="bg94d6bef5"></style></address><button id="bl89da4489"></button>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暗黑者(3离别曲)

          • 定价: ¥69.9
          • ISBN:978754438038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折
          • 出版社:海南
          • 页数:552页
          • 作者:周浩晖
          • 立即节省:元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2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周浩晖著的《暗黑者(3离别曲)》主要讲述了警探罗飞与高智商杀手Eumenides之间的一系列斗智斗勇,抓捕与反抓捕的故事。十八年前,一起离奇的爆炸案,罗飞的女友和好友死去。十八年后,爆炸案凶手再次现身网络,以Eumenides(复仇女神)为名发出死亡征集帖,由网民公投出他要杀死的对象。作为当事人的罗飞终于再次介入此案,与Eumenides展开激烈角逐,最后Eumenides入狱,正义战胜邪恶。

          内容提要

              要战胜毫无破绽的高智商杀手,你只有比他更疯狂!
              凡收到“死亡通知单”的人,都将被神秘杀手如期杀害。即使受害人报警,警方以最大警力布下天罗地网,并对受害人进行贴身保护,神秘杀手照样能在重重埋伏之下,不费吹灰之力将对方手刃。
              神秘杀手的真实身份无人知晓,警方的每一次布局都在他的算计之内,这是一场智商的终极较量。看似完美无缺的作案手法,是否存在破解的蛛丝马迹?鲜血铸就的正义能否平息无辜者的怨怒?
              所有逃脱法律制裁的罪人,请接受神秘杀手Eumenides的惩罚。
              他俯视着世间众生,更俯视着那些藏匿在众生中的罪恶。
              本书为周浩晖著的《暗黑者(3离别曲)》。

          作者简介

              周浩晖,1977年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硕士毕业,著名推理悬疑小说作家。以“刑警罗飞”系列独步悬疑江湖,被称为“中国的东野圭吾”。
              2005年网络推理小说大赛,以罗飞为主角的首部长篇小说《凶画》获得第一名;此后又接连推出该系列的《鬼望坡》和《摄魂谷》,在网络及杂志发表时,受到读者的热烈追捧。2008年创作的“刑警罗飞系列”的《死亡通知单》三部曲,将罗飞塑造为华文推理小说中的经典神探。2012年《邪恶催眠师》三部曲以心理催眠师为题材再创悬疑经典。2014年,由《死亡通知单》改编的网剧《暗黑者》热播,受到广泛关注。
              被读者誉为最高智商的小说家,玩尽各种高分逻辑游戏。他的小说悬念迭起,完全颠覆读者想象,一旦拿起便无法放下。除了无法抗拒的阅读体验,周浩晖在故事之余,对人性的探讨、对刑侦破案的解读、对犯罪动机的思考,都入木三分。

          目录

          引子
          上部
            第一章  入狱
            第二章  暴风骤雨
            第三章  监舍斗
            第四章  阿华的反击
            第五章  失踪的铅笔
            第六章  兰花计
            第七章  小顺之死
          下部
            第八章  鹬蚌和渔翁
            第九章  密谋
            第十章  龙鱼宴
            第十一章  越狱
            第十二章  追因
            第十三章  收割行动
            第十四章  离别曲
            第十五章  曲终·人散
          尾声

          前言

              优雅的环境,精致的美食,这本是绿阳春餐厅的口碑所在。不过这两点特色此刻却都沦为了陪衬,音乐的陪衬。
              女孩轻柔地拉动着琴弦,像是在控制着一方奇妙的泉眼,那优美的乐曲便从这泉眼中汩汩而出,缓缓浸透了厅堂的每个角落。乐曲的节奏低沉舒缓,带着些许忧伤的情绪,正如演奏者此刻的心境。
              即便是最粗鲁的食客也难免被这样的乐曲打动,他们侧耳倾听着,甚至不敢用力咀嚼业已送入口腔的美食。同时他们的思绪则随着那些飞舞的音符飘散出去,各自沉迷于一些令人感怀的往事之中。
              这就是音乐,一种能够跨越任何交流障碍的奇妙语言。
              而被这语言感染最深的无疑还是演奏者本人,她轻咬着柔软的嘴唇,紧闭着秀丽的双眼,似乎要把全身的感官都融入到那根细细的琴弦上。
              《离别曲》。
              这本是肖邦的钢琴代表作,她以前极少演奏这支曲子。因为她觉得钢琴曲改编成小提琴曲之后,一定会损失很多的韵味。
              现在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不对的,如果你真正理解了一首乐曲,器械上的差别又怎能限制住演奏者的表达?
              当这一曲终了之后,餐厅中静默了片刻。随后有掌声响起,先是零散的,但很快便得到了史多的附和。
              掌声越来越热烈,女孩却充耳不闻。她只是默默地坐着,像是在发呆,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在她此刻的心境中,即使是全世界的掌声也抵不上一束散发着淡雅清香的百合花。
              半响之后,掌声渐渐停息,在一旁候侍的服务生走到了表演台上,他轻轻搭起女孩的右臂,同时叹了口气劝道:“走吧……那个人今天还是没有来……”
              女孩无奈地睁开了眼睛。她的双目又大又黑,但却毫无灵动的神采。她把这样一双眼睛转向了餐厅某个特定的角落,脸上则挂满了忧伤而又迷惘的神色……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入狱
              二〇〇三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三十七分。
              这是省城一家颇为高档的咖啡厅,因为刚过开门营业的时间,所以服务区内只是孤零零地坐着一个客人。
              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体型有些瘦弱,略显苍白的脸上戴着一副硕大的黑框眼镜,透出一股很浓的书卷气息。他的上身穿着一件加长的棉夹克,这在日趋温暖的早春季节多少有些不合时宜夹克下则是一条洗得泛白的牛仔裤,套在腿上软塌塌的,一看便是价格低廉的地摊货。
              男子这样的穿着与咖啡厅的奢雅氛围颇不合宜,他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一点,特意挑选了最角落一个隐秘的位置,神态也躲躲藏藏的,一副自惭形秽的生怯模样。
              女服务生端着托盘走到男子面前,递过菜单问道:“先生,您需要用点什么?”
              “不,先不用……”男子摆了摆手,然后又局促地解释道,“我还在……还在等人。”
              女服务员点头道:“好的。”然后她从托盘里拿起一杯柠檬水放在了桌上。
              男子连忙把那杯子推开,又重复了一遍:“我在等人,这个先不要。”
              女服务员挤出职业式的微笑解释着:“这是免费的。”
              “哦……”男子松了口气,他双手捧起那杯柠檬水,感激地道了谢,然后送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女服务员暗自好笑,猜想这人一定是个落魄宅男,来到这种场合,恐怕是要和女网友之类的见面约会吧?口袋里没几个钱,却要装出高雅的绅士派头,这样的客人也不少,不过像这样连柠檬水都不敢喝的“小白”,倒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呢。
              后来事情的发展似乎印证着小姑娘的猜测。大概十分钟之后,咖啡厅迎来了今天的第二个客人。这是一个时尚靓丽的女子,大约二十六七岁,正是风最为动人的年纪。进门之后她便用目光四下搜寻着,显然是在找人。很快她看到了蜷缩在角落里的那个“宅男”,而后者也同时冲着她挥了挥手。
              看着对方那副上不了台面的形象,女子禁不住皱起眉头。不过她还是迈步走向了那个男子,看起来这两人之间的确有着一场尴尬的约会。
              女子坐下后,服务员又拿着菜单走了过来,女子还没等她开口便抢先说了句:“我们只是坐一小会儿,不需要服务。”
              服务员应了一声,在离开前同情地瞥了宅男一眼:很显然这家伙搞不定那个靓女啊,人家对他厌恶得很呢。
              这时又有客人走进了店内,那是两个商务打扮的男子,一个四十来岁,另一个二十出头。他们环顾了一圈之后,在靠近店门的位置上相对而坐。女服务员连忙紧走几步去招呼新客人,把那对奇怪的男女甩在了冷清的角落中。
              女子冷冷地看着对面的男人,一言不发。
              男子则有些发愣似的,他直勾勾地迎着女人的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之后他才苦笑了一下,幽幽地问道:“你一定会恨我的,对吗?”
              女人“哼”了一声:“这还用问吗?”
              “我也不想搞成这样,是你逼我的!”男子忽然间变得激动起来,他似乎想解释什么,但又更像是要发泄压抑在心中的满腔愤懑。
              “你喊什么喊?!”女人瞪了男子一眼,后者像是有些怕她,便悻悻地咽了口唾沫,不敢再说什么。
              P3-4